程妮娜:立足高远真实再现辽金黑龙江历史 作者:《黑龙江通史·辽金卷》主编、吉林大学教授 程妮娜 来源:黑龙江日报 更新时间:2020-01-08

     [编者按

      由省社会科学院组织省内外70余名学者团队历时8年编撰而成的《黑龙江通史》,是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规划重大委托项目和黑龙江历史文化研究工程核心项目成果,也是“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全书分“先秦卷”“秦汉魏晋南北朝卷”“隋唐卷”“辽金卷”“元明卷”“清朝卷(上)”“清朝卷(下)”“民国卷”“沦陷时期卷”“解放战争时期卷”10卷,共530余万字,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

      《黑龙江通史》是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支持下我省学术文化建设的重大成果,对我省不断厚植人文积淀,夯实文化自信基础,进一步深入挖掘研究开发特色历史文化资源,推动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建设文化强省,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现将黑龙江历史文化研究工程实施8年来的工作综述和《黑龙江通史》各分卷主笔学者撰写的编撰工作体会文章集中刊发,以使广大读者更全面深入了解《黑龙江通史》的主要内容、学术创新和编撰工作经验,进一步推动历史文化学术研究和成果转化,助力我省文化强省建设。]

      辽金王朝是构筑和巩固东北历史边疆的重要时期,辽朝首次将黑龙江纳入行政区划,这一举措具有开创性的意义。金朝在辽朝的基础上,在黑龙江大部分地区首次实现具有民族特征的行政建置统治,以中央集权制的行政建置进行统辖的边疆地区迅速扩大。辽金王朝东北部边疆的走向更加清晰,为后来元、明、清王朝所继承。

      辽金王朝的政治制度建构,极大丰富了中国的制度文化,对后世制度建设具有重要的示范意义。契丹、女真在建构辽金王朝的过程中皆走上了具有中原王朝特征的中央集权道路,但在采用中原汉族王朝制度的同时,又都建构了符合北方民族传统的制度。辽朝实行南北面制度,金朝在三省(一省)六部制下实行州县制与猛安谋克(北部边疆部族、乣制)并存的制度。辽金王朝对黑龙江流域各民族因俗而治,各得其所,实现了对辖区内最大化的集权统治,开创了中国王朝后期“中华一体”的政治与社会制度的新模式。

      金王朝是黑龙江地区民族大融合、经济大开发的时期。金朝前期都城在今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为发展本族龙兴之地,女真统治者在灭亡辽宋的过程中将大批中原人口迁入女真内地,中原的工匠和农民带来了先进的生产技术和丰富的劳动力,土地得到空前的开发,农业和手工业水平皆大大超过前代的水平,极大地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发展。

      辽金王朝是中原文化与北方少数民族文化交融、发展、创新的时期。面对先进的中原文化,契丹、女真统治者一方面尊孔、崇儒、推行礼制,另一方面吸收汉文化的精华发展本民族文化,契丹、女真人都创造了本族的文字,学习儒家经典,建立起具有儒家特征的社会价值体系。契丹、女真统治者积极倡导“儒化”的同时也反对全面“汉化”,这使黑龙江流域社会文化呈现出上层礼制以中原王朝文化为主体,社会基层以女真等土著民族文化为主体的独特现象。

      辽金王朝是“中国”观念传播和发展的重要时期。辽金王朝统治者既认为自身具有正统地位,也认同宋朝是“中国”,已经出现不论华夷种族、不论南北地域,皆可为“中国”的“大中国”意识。在辽金时代,包括边远的黑龙江流域在内的广大地域,皆囊括于“中国”之中,“中国”与“正统”不以民族来划分,而以文化作为核心标准。这种发展的“中国”观,在中华多元一体发展的历史进程中发挥了重大作用,也是今天中华民族的珍贵文化遗产。

      辽金黑龙江历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黑龙江通史·辽金卷》注意从民族分布、政治统辖、区域经济和地方文化等方面对辽金黑龙江地区历史进行系统的梳理和研究。辽金黑龙江的相关史料十分有限,编撰团队在尽力吸收国内外辽金史与地方史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搜罗史籍、碑刻及考古学资料,综合运用历史学、民族学、人类学等相关学科的最新研究成果和理论方法,努力开拓研究的广度和深度,更客观地展现辽金黑龙江地区历史的实态,展现辽金王朝作为中国古代王朝后期“中华一体”国家结构形式的基本要素、早期呈现形式和发展路径。

地址:哈尔滨市松北区世博路1000号 邮编:150028 电话:0451-58670434
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 黑ICP备11001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