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玉多:注意体现中华民族一体性 作者:《黑龙江通史·秦汉魏晋南北朝卷》主编、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梁玉多 来源:黑龙江日报 更新时间:2020-01-08

     [编者按

      由省社会科学院组织省内外70余名学者团队历时8年编撰而成的《黑龙江通史》,是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规划重大委托项目和黑龙江历史文化研究工程核心项目成果,也是“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全书分“先秦卷”“秦汉魏晋南北朝卷”“隋唐卷”“辽金卷”“元明卷”“清朝卷(上)”“清朝卷(下)”“民国卷”“沦陷时期卷”“解放战争时期卷”10卷,共530余万字,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

      《黑龙江通史》是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支持下我省学术文化建设的重大成果,对我省不断厚植人文积淀,夯实文化自信基础,进一步深入挖掘研究开发特色历史文化资源,推动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建设文化强省,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现将黑龙江历史文化研究工程实施8年来的工作综述和《黑龙江通史》各分卷主笔学者撰写的编撰工作体会文章集中刊发,以使广大读者更全面深入了解《黑龙江通史》的主要内容、学术创新和编撰工作经验,进一步推动历史文化学术研究和成果转化,助力我省文化强省建设。]

      《黑龙江通史·秦汉魏晋南北朝卷》撰写的原则与方法主要如下。

      多学科研究方法

      黑龙江地区在秦汉魏晋南北朝时期是一个特色鲜明、充满创造力的时代。民族的迁徙,频繁的战争和交流,使黑龙江各民族间广泛融合,经济、政治大大发展,社会各方面都上了大台阶,形成了全新的格局。同时,这一时期黑龙江地区各族先民首次走出传统居住区,向外发展,有的甚至到中原地区建立了政权,在中国历史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篇章。但现有的史料文献少得可怜,无法全面展示这一时期丰富多彩的历史。我们利用多学科研究紧密结合方法,大大缓解了文献资料不足问题。

      首先是历史学与考古学的结合。本卷对考古学资料的使用量超过既有的任何同类研究成果。4人课题组,历史、考古各两人。两名考古学者对本课题在考古资料的挖掘利用上发挥了很大作用,尤其在文献与考古资料的相互印证方面有独到的见解。比如在槖离文化的比定问题上,学界有不同观点,单靠文献资料很难确定孰是孰非,而承担这部分内容撰写的李延铁研究员,恰好就是宾县索离沟和庆华遗址发掘的主持者,在槖离的来源问题上有深入的研究,所持观点有理有据。

      其次是历史学、考古学与自然科学的结合。古代铁的冶炼和铁器制造业的发展几乎就是经济与社会发展程度的标志。但冶铁遗址遗迹和出土的铁器,并不能直接告诉我们当时的冶铁和铁器制造工艺。必须结合冶金学知识,才有可能根据遗迹、遗物,展开探讨。课题组成员与冶金专业人士合作,并“恶补”冶金学知识,分析这一时期黑龙江人冶铁和铁器制造工艺状况,推断其发展水平和技术来源。

      坚持维护国家和民族的利益

      《黑龙江通史》是“官修正史”,编撰者的立场和目的就是用修史的方式维护国家民族利益,注意体现中华民族一体性。黑龙江地区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但究竟各个历史时期是以何种方式成为中国一部分的,要拿出具体的史实才有确实的说服力。本卷对各历史时期的各民族(部族)或民族政权,都设立专门节目探讨其与中原政权的联系,通过列举他们到中原政权朝贡表格等方式展示中原政权的有效管辖;在叙述黑龙江这一时期经济、文化时,不但指出其特点,更注意探讨和着重强调其受到的来自于中原地区的影响。

      力争创新

      没有创新就没有存在的价值,我们站在前人的肩上,力图在更广泛占有资料的前提下,言前人所未言。依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任何社会存在和发展的基础都是经济,但关于秦汉魏晋南北朝时期黑龙江的经济与社会生活习俗,以往的相关著作都是用很小的篇幅比例简单概括。本卷这方面篇幅几乎占到全书一半,使原来比较模糊的,大到对当时各民族经济的宏观把握,小到诸如“冢上作屋”、“偶耕”、“以父母尸捕貂”等一些具体问题,大体清晰起来了。

      撰写方式有特点

      秦汉魏晋南北朝时期黑龙江的历史是由挹娄、橐离、夫余、鲜卑、沃沮、勿吉、豆莫娄、室韦等民族或部族先后创造的,以往的研究都是纵向探讨他们各自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进程,再并列一起,构成这一时期黑龙江历史的基本内容。本课题组成员也是各有自己熟悉的领域,但这种方式所出的成果更像民族史,不符合以时间为纬、以社会发展各个领域为经的通史类著作的基本要求。为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先按民族或部族分工编写,再由主编将这些内容拆散,按时间和领域重新编排,使之符合通史类著作的要求,内容上也作相应增删修改。

地址:哈尔滨市松北区世博路1000号 邮编:150028 电话:0451-58670434
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 黑ICP备11001830